爱徒CEO杜颖:从学霸到女老板 我都经历了什么

文章作者:Doreen阅读(906)

导语

 

从小到大,只要学校有演讲比赛,她必定是压轴的那个;只要跟英语沾边的课程,她肯定是拿第一的那个;即便后来成了大学实习英语老师,她还是学生评分最高的那个。这些的背后,除了兴趣,更多的是无数个起早贪黑,因为她坚信,当努力成为人生习惯,若干年后的自己,和别人的差距必定会越拉越大。

 

有着十年的教育经验,又恰恰在行业风口期接触到VR,被朋友戏称为“骨子里流着创业的血”的她在2016年初选择了创业。怀抱一颗师者之心,让她快速打开了K12公立学校的大门,但太像老师,却也成为被投资人拒绝的理由。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,她要面临比男性创业者更多的艰辛。

 

这一期,我们来聊一聊爱徒科技的CEO——杜颖。

 

 

2017年3月10日,杜颖受首都师范大学附属回龙观育新学校(以下简称“回龙观育新学校”)的邀请,进行了一场VR教学研讨,她作为主讲老师,给大家上了一堂爱徒VR科学英语融合课。课后的问卷调查中,有学生这么评价:“VR是一个有魔力的科技,它让我更加喜欢科学和英语。”

 

“这可不是我的广告语,是孩子的原话。”在分享这段经历时,杜颖满脸掩饰不住的笑容和欢愉爽朗的声音,无不透露出心中的喜悦之情。

 

这不是杜颖第一次给回龙观育新学校的学生讲VR课程,事实上,在过去的一个学期,杜颖保持一周一节课的频率,亲自给这群孩子上课,因为爱徒依据小学科学大纲自研发的科学融合课(起初叫《英语+》课程),在经过几次论证后,成功进驻了回龙观育新学校的常态化课程。回龙观育新学校也成为国内第一所敢于吃螃蟹的公立小学。

 

学期结束后,爱徒科技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:课程开始之前,对学生测试的情况是,80分以上的优秀率为30%,60分以上的及格率为65%;18节课程结束后,考核同一种类型的知识点,学生优秀率在90%以上,及格率则达到97%。

 

为什么爱徒的课程能被纳入公立学校的常态化课程?VR课程为什么可以起到如此大的作用?要找到背后的答案,或许得从杜颖自身的经历讲起。

 

 

  英语学霸  

 

“我老家在东北,本科是在东北读的,当时考研究生还打破了我们学校的纪录,是全校所有的老师和学生中,唯一一个第一年考北京的研究生就被公费录取的。”杜颖回忆道,那个时候她的理想是当一名语言学家,所以报考了北京语言大学。

 

杜颖一直是学霸型的,从小读的重点学校、尖子班,到大学时,选了自己喜欢的英语教育专业,每天早上5点多,当所有人还在睡觉的时候,她就起来学习,因为她相信,如果你现在不付出将来就会为此买单,而如果努力成为你的人生习惯,若干年后的自己,和同龄人之间的差距一定会非常大。大学期间,只要是和英语相关的课程,她的成绩科科都是第一。

 

杜颖的教学经历是从高中毕业开补课班开始的,大学的英语教育专业正好满足了她教书的心思,所以大学期间,她一直在外讲课。但这些都属于兼职性的,和校园里正规的课堂教学还有点区别。直到在北京语言大学读研二的时候,她正式给本科生讲大学英语精读,而且一上就是两年半,最后一批学生,是在她毕业上班后,周六日兼职带完的。

 

对英语专业的大学生来说,精读是最重要的一门课程,“我很喜欢当精读老师,因为它不是简单地讲,而是需要你把很多东西研究得很透彻,然后在跟学生沟通中渗透这些知识点。”杜颖说,正因为如此,她研究生期间还写了一本英语语法的书籍。备课加上写书,她经常在通宵自习室熬到两三点。

 

“其实我挺享受讲课的,感觉讲台就是自己的舞台。虽然说课程是以学生为中心,但教师处于一个整体把控的位置,你是这一堂课教学目标的设定者和整体走向的把控者。”杜颖介绍说,后来她还去国际学校当了将近两年的高中老师,粗算下来,她有十余年的讲课经验。

 

如杜颖自己所言,她是个闲不住的人,喜欢做事情,除非特别累,很少睡觉或休息,所以读书期间,除了教书之外,杜颖另一项重要的工作是翻译。

 

从本科开始,每年5、6月份毕业季,周边很多好友都会找她翻译论文,简单的就是一个摘要,再复杂点则是翻译整篇论文。那时还没有普及笔记本电脑,大多数情况下是用笔一个字一个字翻译。研究生期间则有更多的口笔译经历,杜颖编译很多商务性的资料,也给中科院的博士翻译冰川地貌、生物制药、生物工程等专业性的资料,还会为了一个口译项目,四点多钟黑着天就从语言大学出发去怀柔,倒完地铁坐公交,然后还要再打黑车。

 

“很苦的,但不吃苦不足以有之后的收获。所以研究生期间都是我给其他同学分(翻译)项目,因为找我做的项目太多了,排不开。”杜颖回忆道,“我很庆幸之前有翻译的经历,让我更愿意对一个喜欢的领域仔细研究。后来做VR也是因为特别喜欢,然后会很主动地拓展VR相关的内容。如果没有之前的经历,不可能说真的要开公司,就能一呼百应地做起来。恰恰是之前积淀,让我从量变到了质变。”

 

  选择创业  

 

研究生毕业后,有着丰富翻译经验的杜颖选择了挑战性高的商务工作,因为她对商务谈判很感兴趣。辗转到2015年,杜颖进入手势识别公司微动做商务,由此才开始接触了VR。

 

类似VR这些高科技的技术,最前沿、先进都在美国,所以,比较快熟悉行业的一种方式,就是翻译,这恰恰是杜颖的强项。刚去微动时,她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翻译材料,后来才转向商务,慢慢地做到商务总监的位置。

 

2016年1月份,杜颖代表微动去美国参加CES,期间认识了《愤怒的小鸟》的创始人Peter。回国后,因为某个项目又和Peter见面了。

 

“送他去机场的路上我们一直在交流,他认为中国教育的问题在于,太过强调‘教’,而忽略了‘育’。杜颖说,“当时印象特别深刻,后来就在想,为什么所有人都想到用VR玩游戏,或者用来看影视,而没想到拿VR去学习呢?因为我骨子里还觉得自己是老师,如果所有人拿它玩游戏,玩上瘾而忽略了学习,这个是我不想看到的。”

 

现在做VR教育的企业很多,但当时非常少。“那个阶段做VR教育的公司更多只是知道VR技术,没有任何一个创业者自身是站在从业多年的教师来看VR教育这件事情。那么,这件事是不是我可以做?事实上,当时觉得似乎只有我可以做。”

 

在下定决心创业之后,白羊座的杜颖说干就干。“那会刚好赶上过年,大年初三我们就组好团队,一个CEO、一个CTO、一个COO;大年初三开始做BP,初五就做完;回京后一个周,我就找到天使投资人;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做内容,然后第二个月融资就到账。”

 

听着杜颖回忆这段公司成立的经历,既感叹她处事的果敢高效,也感叹2016年初的VR热潮。那个时候的钱真是很好融,拿着一份BP差不多就能搞定投资人。也正是迎着VR行业的风口,爱徒科技才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具备了早期的雏形。

 

“很多人跟我说,我从骨子里流的就是创业的血,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我会站在一个高度,即‘如果这是我的公司我会怎样…’但那会儿没考虑那么多,就是认定一件事情:做VR教育如果不懂教育,前期可能会融到一部分钱,但做到后期的话,一定会有瓶颈,只有到公司CEO这个层面的人懂教育,他才能把所有的东西考虑到极致。”

 

产品转型

 

杜颖自身的强项在英语教育,且她之前的学生以高中生、大学生为主,因此爱徒科技最早期的产品Demo,是用VR的方式帮助大学生学英语,更具体地说,是一系列记忆英语单词的VR课程。

 

但见了几个投资人之后,杜颖认识到,现阶段做针对高年级学生的VR英语学习课程不太现实,因为“这个事情很有意义,但做起来会很烧钱,现在烧不起这个钱”。从产品变现角度考虑,爱徒从2016年7、8月份开始,果断将方向转到了小学市场。

 

 

之所以选择小学市场,杜颖表示有几方面的考虑:

 

1,小学生最需要解决专注度问题。年级大的孩子,比如初高中,他们有学习压力,不管老师教得好不好,都有很强学习动机,自然而然会认真听老师讲课。但小孩子不一样,想要抓住他们的心很难,如果通过VR技术,能很好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。

 

2,小学生的好奇心很强,VR这种新奇技术带给他们的开心程度,会引发他们对学习的兴趣。高中生则没有这么强的好奇心,而且懂得内敛。“我去年10月份在北京五中和十二中各上过一堂公开课,那帮孩子虽然也很兴奋,但没有表现出很强的震撼力。有个孩子特别逗,他看的时候张开嘴,很想喊但又不敢喊,因为其他人都没喊。”

 

3,关键的一点是,小学生没有那么强的升学压力,家长和学校都更愿意接受创新的教育方式。但高年级的学生有很强的升学压力,更多的是拿分数来说话,而不是综合素质的培养。VR教育,除了能提高孩子的学习兴趣,还可以培养学生很多能力,比如探索和创新能力、思维模式等等,而这些恰恰是从小学阶段就应该形成的。

 

“市场决定了小学阶段更适合VR这种技术手段教育,作为企业,要考虑活下去,我肯定先去做小学市场,其实等我们把小学市场做稳定,学生形成VR学习的习惯,日后爱徒会跟着这些学生一起成长。”杜颖笑着说,“记得刚创业时听人说过,融资成功之前和之后的产品方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最开始我还不信,后来,我们产品的变化虽不至于翻天覆地,但面向的市场、受益人群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”

 

爱徒针对小学生推出了《英语+》VR课程,也就是在VR的技术形式下,用英语去结合其他学科,这是一种融合课的思路。他们最先做的是“科学英语融合课”,因为VR技术最大的特点在于身临其境,而科学的内容能最大程度地展现这种沉浸感。他们依据小学《科学》大纲进行课程设计,再把小学英语的知识点融入进去,总共18节课,刚好一周一节课,可以给原来课程做一个丰富。

 

除了科学英语外,爱徒现在还开发了英语和语文学科相关的VR课程,后续新增的课程,也主要是围绕小学主科课程展开。

 

从零到一

 

回顾过去这一年,杜颖认为爱徒科技最大的成绩在于真正把VR课程带进了公立小学,但实现这个从零到一的突破,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

对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而言,要获得学校的认可,至少面临这么两个困难:一是如何利用VR技术做出好的教育产品?如何让学校和家庭接受你的产品?

 

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杜颖反复提到的一句话是,做VR教育的公司一定要懂教育。如果不懂教育,就算再懂VR技术,也做不出好的教育产品,技术只是辅助手段,更为核心的,还是课程设计。这里也涉及几个方面:

 

◆ 如何让VR技术真正为课程服务,而不是分散课程的注意力,就好比做PPT,本来为了提升PPT的品质而增加一些十分酷炫的因素,但如果处理不当,反而成为分散注意力的干扰因素。

 

◆ 不同阶段的学生应该接受不同程度的知识点,如何把教学痛点融入进去?如何把握这个度?

 

◆ 课堂教学一般会被分割成几个部分,VR课程如何更好地符合学校教学规划和教师使用习惯,而且VR课程与传统课程不能是竞争关系。

 

这些问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没有多年的教学经验很难处理得当,一个老师讲同一个内容,讲十年、讲一年或者讲几天,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。但如果从外边雇一个老师来做这项工作,效果也不会很好,一来他不懂VR技术,二来他也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毕竟很少有老师真的愿意放弃稳定的编制来创业。

 

”作为一个有着多年一线教学经验的创业者,我知道什么样的辅助手段可以有效帮助学生理解和掌握知识点,我很清楚需要一个什么样的VR课件。即便如此,过去半年,我们依然在绞尽脑汁设计教学痛点,而且不断推翻调整。”杜颖如是说。

 

至于如何让学校和家长接受自己的产品,考验的又是商务谈判能力了。学校和家长看的是实实在在的效果,而且不能对孩子的健康带来不利影响,比如硬件设备是不是太沉,会不会对孩子的脑部、视力造成伤害。“我们每次都要跟用户去解释,如何通过挑选好的硬件设备来避免这些因素。”

 

 

为了验证VR课程的效果,也便于及时发现课程可能存在的问题,杜颖每次都亲自担任公开课的主讲老师,回龙观育新学校一个学期的VR课程也是她亲自上阵。

 

“我本来就有老师的经历,有一套自己的教学理论和理念,我还出过书籍。当我站在讲台上,拿着自己的课程做分享,我的形象和随便找一个销售起到的效果完全不一样,我能讲到大家都觉得震撼的效果,能让学校老师很有信心。”杜颖很坚决地认为,“这件事情前期,从课程设计到讲课,我必须亲力亲为。因为作为CEO,我对公司的产品有着生死攸关的感触,如果让其他人来感受,这中间一定会有信息的误传递,或者信息的丢失。所以没有办法,我只能抢睡觉的时间,还有平时做事得高效。”


 

融资经历

 

教师的经历让杜颖成功敲开了公立学校的大门,但太像老师也曾让她遭到投资人的拒绝。

 

有个投资机构,最先和杜颖聊的是一个女投资经理,她很认可爱徒的产品,但后来给杜颖的反馈是“合伙人不投女性创业者”。

 

杜颖不甘心,“如果你看了我的产品,说不行,我认。但产品都没看、面都没见着,就因为我是女性就不投,我不甘心。”

 

可能是因为杜颖说的这番话刺激到那位投资人的某根神经,他又来了,见面之后,对杜颖说,“我很认可你,但觉得你更像老师,不像企业家。”

 

这话说得让杜颖哭笑不得,“我做VR教育,要是不像老师,这事儿才麻烦呢。”

 

事实上,如果你去跟创业初期的CEO聊投资人,他总能跟你分享自己遇到的各种奇葩投资人。不投女性创业者,是不少投资人或投资机构给出的理由,好在并非所有投资人都打着这种性别歧视的旗号。

 

可能是见证了VR从风口到寒冬,杜颖对融资的态度比较冷静。她大致梳理了过去一年国内VR项目的融资环境:“我的确能感觉资本市场的寒冬。创业初期,只要跟VR沾边,投资人都感兴趣。到2016年10、11月份,只要是VR项目,投资人就不往下问了。当时我见的一个投资人说,‘您的产品特别好,但因为是VR项目,我们没办法’。我特别郁闷,因为VR只是一种服务手段而已。等到2016年12月末、2017年1月份,投资人又都开始看VR项目了,而且很多是看教育,大家都觉得教育受重视了。”

 

即便投资人开始重视VR教育,但也变得很谨慎,更看重数据。“对创业者而言,一定不能完全to VC,否则就被他牵着鼻子走,他希望你的商业模式是怎么样的,怎么样做才能赚钱。但重点是,我们要本着适合自己企业生长的路,我们的商业模式他不一定懂。很多投资人会说,VR教育遇到什么样的瓶颈,或者风口期还没到。但当你真正看到VR带来的教育效果时,会觉得那些人说的都不重要。所以,我的重点是在产品和项目上,而不是一轮一轮地见投资人,因为拿出更多的成绩说话,会比见一波一波的投资人空谈有意义的多。”

 

杜颖笑称,自己是经历过东北寒冬夜坚持五点起来学习的人,也能熬过现在资本市场的寒冬。完成天使轮融资的爱徒,目前正在进行Pre-A融资,有两家机构正在密切接洽中,金额大概在千万左右。

 

 

新书出版

 

从教十年,懂VR技术,有过写书经历,VR课程生产者、应用者,女性创业者…这一系列标签,让杜颖被作为VR行业的典型,受邀撰写行业畅销书。

 

最开始他们想让杜颖分享创业经历,但被拒绝了。

 

“生活可以比电视剧更狗血,自创业以来,我的经历要比电影里演的波澜壮阔得多,每一天甚至每分每秒,都有戏剧性的变化,但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其实每个创业者都有,我没有必要去讲。”杜颖解释说,她更多的想分享自己在VR教育上的心得体会,所以选择了《VR+教育可视化学习的未来》这个方向。

 

这本书将分成几个篇章来写:行业篇、理论篇、实践篇,还有未来畅想篇,包括在什么时间段选择创业,作为一个公司创始人和CEO怎么确定市场方向,确定方向后怎么样制作课程,当中涉及到哪些理论、教学方法,课程教学模式,一些实践和实践得到的结果,以及实际教学的这些感受。

 

有理论,又有实战经验,至少从目前来说,是比较全面介绍VR教育的实用书籍。而根据杜颖自己的介绍,这本书从2016年12月确定方向,到今年2月15日交稿,仅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。

 

“写书过程中,逢周六周天必去国家图书馆,查文献,找资料;大年三十吃完年夜饭,我就跑去码字去了;为了2月15日按时交稿,我2月14日在公司打地铺整理资料。”听起来很辛苦,但杜颖倒觉得很开心,因为写出来后可以和大家分享。这本书预计4月份上市。期待!

 

 

后记

 

对杜颖的采访进行了2个半小时。她的谈话很有激情,也富有煽动力。按照她的说法,这种煽动力是从小具备的,以前读书的时候,只要有演讲比赛,她一定是压轴的那个。后来自己创业,去见投资人,她的滔滔不绝、她的热情洋溢,会被投资人说成是情怀,但在她自己看来,这并不是情怀,而是发自肺腑地喜欢做VR教育这件事,“我希望把我的教育方法通过VR渗透到课程中,看到学校和学生反馈的效果,我更有动力坚持做下去”。

 

事实上,这并不算杜颖严格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,在这之前她兼职帮几个创业的朋友筹备项目,后来又亲眼看着这两个创业团队做不下去了。“所以我觉得自己更像二次创业的人,因为我懂得如何避免一些可能不利于公司发展的因素。”杜颖的合伙人之一,则是真正意义的二次创业,他是学设计的,在VR策划、产品创意方面经验丰富。在公司,杜颖就像一个编剧,而合伙人则更多扮演了导演的角色。

 

整理2万余字的录音中,还有其他很多值得分享的内容,比如杜颖身材消瘦,却是一个超级热爱健身的人。临走的时候,她让我捏了捏自己的手臂,结实的肌肉让我这个从来不爱锻炼的人煞是羡慕。


 

我翻了翻杜颖的朋友圈,最近有一条是这么写到的:“30分钟跑步,120个rearkick,120个山羊挺身,120次壶铃,60次high pully,一个小时零10分,好像有点慢了。。。一周里唯一一次健身,女人要对自己好(狠)一点。虽然创业分秒必争,但是运动的时候思考反而更清晰。加油各位,爱运动和爱笑的女生幸运之神也会青睐。”

 

+ 手机扫描阅读、分享本文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
Doreen

新闻专业出身,七年媒体工作经验,具有丰富的采访经验和良好的文笔功底。评论(0)文章(176)